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8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看著窗外絲絲縷縷的春雨,寒意滲透了全身。忽然間,我想起小時候很喜歡的一種叫黃翔的花。我家的花園,一年四季都種滿了這種花,它只是一種很普通的草本植物,每當陽光輕輕地打落在綠油油的葉子上,可愛的小花朵便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那時候的我,以為它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花了,難道還有什麼花比這種花還好看嗎?假如不是我親眼看到,我一定不會相信。   正當我深深地迷戀著那黃色的花朵時,是哥哥打碎了我的執著。或許是我迷戀得有些令人意外了吧,當哥哥來家裡載花去外面賣的時候,我總希望他可以帶多一些這種花,我想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的,一定會有很多像我這樣愛它的人吧,誰能夠抗拒這樣美麗的花呢?看著哥哥手中的黃翔,我便忍不住跟他說:「哥哥,我覺得這種花好漂亮啊,不知道還有沒有比這種花更好看的花?」我說完還意猶未盡地端詳著眼前的小黃花。哥哥只冷冷地回了我一句:「你是沒真正見過漂亮的花,這種花怎麼可以算好看了?」哥哥一個帶著「寒冷」的語氣,竟像鼓槌一樣重重地敲打著我不再平靜的心。那時候,我怪哥哥說話太直接,怪他不經意間就傷害了我,而且在後來的一段時間裡,我仍然記著這個沒有邏輯的傷害。   後來,當我認識的花越來越多,我才知道黃翔原來只是一種極其普通的一種花,還有許許多多美麗的花,比如蝴蝶蘭、蕙蘭、鬱金香等等,它們才算是花中的皇后。這時,我才明白哥哥的話是對的,他並沒有傷害我,只是我的眼界實在太狹窄了,在我的世界裡,就只有我家花園裡的那些花。   我們常常會有這樣的感覺,等到很多年之後,因為某一個觸動,才突然間想起很多年前自己犯的一個錯誤,而當時只是一味地怪別人,把所有的責任都往別人身上推,自己卻永遠是那個受害者。如果那個人與你產生了隔閡,剛好就是因為當年的那次不經意的誤會,我們還可以真心誠意地去跟他說一聲對不起嗎?假如那個人還一直愛著你,你會不會慚愧得無地自容呢?   從小我就是被哥哥帶大的,所以我和哥哥有著許多特別的回憶。小的時候我很喜歡哭,只要把我從手中放下來,我就會不停地哭,害得哥哥就連吃飯的時候也要背著我,還要不停地走動,不然我就哭,那時候哥哥只有九歲。一個九歲孩子的肩膀就要扛起一個這麼不懂事的孩子,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哥哥卻一直背到我懂事,而這一切我竟都是從那些親切朋友口中得知的。   當我後來半信半疑地問哥哥:「是真的嗎?」哥哥才笑著跟我說:「那時候的你,每天掛著兩行眼淚,就知道要給人背。」我聽了之後,覺得既幸福又慚愧,沒想到哥哥還為我吃了那麼多苦,如果他們不說的話,我想哥哥會把這段記憶封存起來,沒有修飾,也沒有鋪墊。在那個幼小的年代,哥哥只是以一個兄長的身份,默默地包容了我所有的淚水。   我想哥哥是不會知道當年我那個沒有揭開卻收藏了許久的傷害,或許就是因為許多年後,我為了把這份記憶重新拾起,不會再感到無地的自容。   每次看到黃翔的時候,我仍然有一種很特別的感情,一種莫名其妙的驚喜,仍然覺得它是那麼的特別。我想有個很大的原因,是它曾經獨自佔據了一個小女孩的心靈世界,擁有她全部的愛,甚至她整個純真的童年,或許就在每一個含笑的夢裡,仍然飄溢著它淡淡的花香。   當我們走到了生命的每一個路口,總會把一些沾滿塵埃的回憶輕輕地想起,只是因為一場雨,一場無意間飄落的雨,就在那個寒冷的夜晚,把逝去的歲月輕輕地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