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2nd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今天恍惚之間一回頭發現在迪拜已經整整一周,第8天已經接近尾聲,我想在我敲下這份心情之後時鐘將開始第九天的勞作。今天是週五,在穆斯林國家週五是禮拜日,所以我們也入鄉隨俗,把我們的主日崇拜定為週五。早上我們去華人教堂聚會,下午三點我要去上班,在聚會結束到上班開始有一小段休息時間。我上了線,跟國內的朋友們聊上幾句,讓我回想起家鄉的味道。其實在去教堂做禮拜的時候,我發現這思念已經像斷了線的珍珠,向我一圈一圈蔓延,直至完全把我包圍。碰到今天牧師講道的題名是《主臨死前的幾句話》,牧師的聲音讓我感覺他的心在哭泣,也許那時他也已經掉淚了,於是連著這份沉重壓向我,我也禁不住流淚。在淚水裡我重溫了耶穌的十字架,在淚水裡我回味了我的過去,在淚水裡我思念起我的家人、朋友。   下午上班的時候,我壓抑著這份思念,終於熬到晚上九點下班。我回來梳洗完畢,因為有四個小時的時差,我知道國內已經浸在沉睡的夜裡。我只好開始寫作來寬慰自己,思念的音符在我敲擊鍵盤的指間跳動。   想念起家裡的奶奶,臨走前我去她房間跟她告別,自去年摔了一跤她就不能下床,奶奶也就沒有出過她的房間。當然這一輩子奶奶都沒離開過我們的那個小島,奶奶也不認識一個字,所以她對世界版圖沒有一點概念,她不知道出國是什麼意思,當然這是好事。之前她是知道我馬上要出國工作的,我想奶奶的理解應該是我要去一個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工作,因為她沒有國家、國界的概念。我說:奶奶,我要走了。她問我是不是去永強,我說要比永強遠。她問我什麼時候回來,我突然不知道怎樣回答,只好說:一定會回來的。   我可憐的奶奶,她是不知道我要去那麼遠的地方。現在一周了,我想她一定念起我了。以前我工作回來,經常會買些蛋糕、餅給奶奶。每次我從後院去她的房間,還沒進門,就能看到奶奶坐在靠門的床頭,像是在等著我,知道我此時會來看她。我常在想她是如何打發這漫漫白日,會不會很孤單。我又想過我們這些兒孫的到來一定是奶奶漫漫等待裡的盼頭。但是一個月、二個月、一年、二年……,奶奶等不到、盼不到我的到來,她會不會傷心。奶奶今年已經91歲,每當想起這個事實,心裡便開始沉重。我的奶奶,你得好好活著,多活幾年,來享我們兒孫的福。奶奶一定要等著我回來,等著我來看你。   想念起我的老爸老媽,想起過年還沒工作在家的日子,每天吃午飯的時候他們在樓下喊我吃飯,我賴在床上總是不起來,於是老爸或者是老媽又會上樓硬生生把我喊醒,當時覺得他們好煩,有一天終於不耐煩了,怎麼叫也不起來,就一直躺到下午兩點起來吃一口飯。後來工作了,在外面跑業務風吹日曬,忍氣吞聲,回到家憋著一肚子火氣,遇上老媽多說一句就冒煙,把憋在肚子裡的氣毫不含糊都灑出去。現在一個人在國外,回望這些事,不禁落淚。想著如果再回到家,一定做好孩子,按時吃飯再也不用他們催,再也不對他們發火。   想念我的小侄子、小侄女,臨走前去小學看小侄女,這次多買了些零食也多給了她零花錢,每次我去看她,都引來她的同學們羨慕的眼光,小侄女這次顯得特別高興,我說:要聽老師話,好好學習。小侄女滿口答應是,她還不知道接下來我將很久不能再來看她。最後一個晚上在家,我對家裡的小侄子說:我要走了,以後沒人給你買漢堡,沒人陪你玩了,你怎麼辦?他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可憐的小侄子,他媽媽兩年前跑去了捷克,現在正在跟我二哥辦理離婚手續。我可憐的小侄子,成長的路上沒有媽媽的陪伴,是如何叫人看著心疼。   想念我的房間,想念多少個週末在我的房間渡過的我的「寫作午後」;   想念床頭邊我的那些書,想念在午夜或是清晨靠在床頭讀書的美好時光;   想念我的農家田園,想念豬仔們的歡呼聲、小羊的咪咪叫,想念黃昏時分老媽在岸邊喚雞、鴨、鵝回窩的「咯咯咯……洛洛咯……」聲。   想念靈昆的一草一木,想念那些黃燦燦的油菜花,那時喜歡騎電動車在島上逛,在清晨與朝陽招招手、在黃昏與夕陽揮揮手。   想念我雪國的朋友們,想念曾經的我們一起去小組,一起唱詩歌,一起排練節目,一起過聖誕的美好時光。   想念我強中的同學們、老師們,想念那三個春夏秋冬的汗水與淚水,想念園子裡我的那顆無名樹,想念在月亮的陪伴下漫步在強中荷塘邊的多少個夜晚,想念奔跑在強中操場上的多少個黃昏,那時的天好藍、那時的白雲在我的心頭作詩。懷念那時的自己,傻傻的、瘋瘋的,走過暗戀的苦澀、也走過激情拚搏的歲月。懷念那時的心境,清澈見底。懷念那時的同學們,純真可愛。   曾經覺得相思雨是多麼美麗的詞彙,但是迪拜一年到頭不會出現雨天,我的思念該如何能化成那一片相思雨?曾經覺得《春江花月夜》裡的「願逐月華流照君」是多麼真切,但因為有時差的關係,此刻迪拜的月光又如何將我的思念流照到我的中國?   最後我想到了我的上帝,所以我將這思念化為祈禱的音符,我相信上帝聽得到,他會將這思念的音符化為美麗的祝福。我相信這祝福會穿越天際到達我的中國,我相信奶奶她聽得見我在喊她,我相信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們都能收到我的祝福。   竹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