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春的愁,雨的柔,讓絲絲縷縷的思緒纏繞於心,糾結於心,難離難棄。 酷愛傷感音樂中的那份幽怨纏綿,總是把自己封閉在那荒無人煙的心漠,看天高雲淡,感生死輪迴。 有一種感情,無聲而細膩,有一種溫暖,樸素而自然,就像心冷時的一杯熱茶,身寒時的一件棉衣,實實在在浸入你的血液融入你的骨髓。 不知道怎樣來形容這種感情,一種不被世俗所接納認可的網絡友情,尤其在農村,只要一聽到上網聊天和網友字樣,就會有人掩嘴偷笑,那曖昧而神秘的眼神,感覺有如看到地溝裡的垃圾,一臉的不屑。 而我卻時時被這種感情燃燒著、溫暖著,這溫暖的感覺猶如一杯茶的清香,一滴酒的甘醇,一闕詩歌的浪漫,一盞燭光的溫馨…… 自從六年前開始上網,也結識了不少有著共同愛好的網絡朋友,有的甚至走入了生活,成了閨中密友,但不管是網裡網外,我們都真實的生活著,每一個經指尖輕輕彈出的音符,隔屏相望的微嗔詳怒,在相互的意念裡無不升騰出一種暖暖的情意,那份情就像是和鄰家女孩漫步雨中聽蟲鳴風聲,道家長裡短一樣的自然和親切。 2010年初春,應春、柳之邀去參加“品茗軒”群舉辦的新春茶話會,聽說品茗軒是一個詩情畫意氛圍特別濃厚的QQ群,群中成員個個胸藏錦繡,腹孕珠璣,真可謂人才濟濟。 說真的,我是個十足的奼女,很少參加這種大型的聚會,更不用說是這新新人類所崇尚的網絡聚會了,但當那種眉色飛舞,喜形於色的感覺自朋友的指尖流溢出來並傳遞給我時,我的心砰然一動,這不正是我一直所期待所找尋的感覺嗎 走進品茗軒茶話會議室,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牆壁上掛著的一幅幅書畫,蒼勁有力的字體和著墨韻營造出一種夢一樣的意境,我恍如一個走進夢中的孩子,貪婪的感受著筆者思想的靈動和豐富。 會議室裡坐滿了好幾十號人,中間一張環形的會議桌上擺滿了茶具水果,網友們的一顰一笑,都那麼隨意親切,那感覺像親人更像摯友,暖暖的,甜甜的,給我一種說不出的情感享受。 主席台上群主老大正在作報告,當春天和柳把我介紹給大家時,會議室內忽地響起一遍掌聲,我的臉刷的紅了,一種大家庭的溫馨感覺伴隨著墨香茶香在室內瀰漫、蕩漾開來,我似乎聽到了來自於心中驚喜的吶喊:我找到你了,終於找到你了,我的家。 後來的日子,我把自己完完全全的融入品茗軒,拋開一貫的矜持婉約,將幸福的點點滴滴貪婪的啃噬,我們聊天逗趣,聚會搞戶外活動,我們聯對吟詩,寫心得寫遊記,文筆不論章法,開心是唯一的主題。有時一些生活中的煩惱和與生俱來的一種憂鬱情結無意中在網絡裡洩露,立馬就會得到善良的網友們關切的問候,每每這時,就有一種溫暖自心底油然而生,那感覺像三月的春風拂面,柔柔的,卻暖至心底。 現在,已有不少網絡朋友早已走入生活,成了生活中實實在在的朋友,因為網絡裡的情投意合,生活中的情真意切,使這份變異的網絡情感更加真實、純淨,那份自網絡裡溢出的溫暖也更加歷久彌新。 人生是一張白紙,是否精彩,得看你怎麼塗抹。快樂就像一塊貧瘠的土地,倘若你懂得生計之道,勤於耕耘,那麼你將收穫的是碩果纍纍,反之則雜草叢生,一遍荒蕪。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張開雙臂,仰起頭,在雨中輕輕的舞著,路人投來許多詫異的目光,但我並不在意,因為我的心正隨著這雨溫柔的親吻飛進那段雨中的回憶。雨吻濕了我的頭髮,也模糊了我的臉,但我相信,模糊臉的一定還有不知不覺流下的淚水,不然,嘴裡怎麼會有一種鹹鹹的味道呢? 我想了好久,喜歡雨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你。 那天,我跑去姐姐那裡,問她為什麼要和你分手。姐姐沒有回答我,一直搖頭,一直哭著。後來,我也跟著姐姐一起哭了。在走的時候我很用力的關上那扇門,我知道那扇門的玻璃被我震碎了,儘管我沒有回頭看。但我感覺我聽到的不是玻璃破碎的聲音, 而是姐姐和我心碎的聲音。 我把那場雨當成我生命裡的第一場雨。 走在雨中,一會兒傻傻的看著天空,但我並不知道在看什麼。 一會兒癡癡的想著,但我並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一陣悅耳的車鳴聲把我飛出的心叫了回來,我發現自己正站在馬路的中央,同時我也發現在雨中走了這麼久, 身上竟然沒有被雨淋濕,我回過頭來,看到的是被雨淋濕的你,我抬起頭,看到的是你為我撐起的一方晴空。 我不記得當時我說了什麼,但我一定說了。 你一直沒有言語,目光直直的看著前方,可是我無論走到哪裡,你手裡的那把傘一直都會滿滿的罩住我。也就是從那以後我喜歡一個人不帶傘的在雨中漫步,總是幻想著頭頂還有你為我撐起的那片晴空,可是我幾乎每次都被雨淋濕。 你以前愛說愛笑能瘋能鬧,可自從和姐姐分手以後,你沉默了,幾乎沒有聲音。 那些日子,你天天都泡在酒裡,工作也不要了。 姐姐離開了這個城市,去哪裡?我沒問,她也沒說。 至於我,飯要吃,覺要睡,班也要上,感覺好累好累。 那晚,天又下著雨,我把醉倒在路旁的你攙到你住的地方。 那次是我第二次走進你的屋子。 我在門口愣了足足有半個小時,第一次來的時候, 這裡收拾的比女孩子的屋子還要乾淨, 你說你喜歡乾淨,如果屋子太亂還不如睡狗窩。 可是現在你的屋子跟狗窩沒什麼兩樣, 淚不知不覺的流了出來,我幫你收拾了一下屋子, 把你放在床上,聽著你嘴裡一直叫著姐姐的名字。 第二天我根本就沒有猶豫就在家裡簡單的帶了幾件衣服便去了你那裡。 你看到我搬到你那兒,你並沒有感到意外, 甚至一點表情都沒有。我為你做飯,你一口也沒有吃。只是喝酒。 我和你說話,你也不回答我,還是喝酒。 我在你的眼裡就像是透明的,無論我怎麼努力, 你都是一味的喝酒,對我不聞不問不理不睬。 那晚下班以後我找不到你,我像發了瘋似的找遍你所有可能去的地方。 我當時真的好害怕再也看不到你,好害怕你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走了。 那種感覺是那樣的說不清楚。 最後我在一個垃圾堆旁找到了你,你正拿著一個又髒又臭的空酒瓶喝著。 我一手奪去你手中的瓶子,看著你臉上有明顯的傷痕, 可能是因為喝酒被別人打的。 看著你自暴自棄的樣子,我的眼眶又無法承受那麼多眼淚的重量了, 我哭了,又為你哭了,哭得很徹底,很傷心。 我把你扶到我們住的地方,給你脫衣,洗藻。 你沒有表情沒有言語任我而為。 在你身上我又看到了多處傷痕,我的淚又衝出了眼眶, 我抱著你哭了…… 你還是喝酒,還是不言不語也不笑, 無論我怎麼努力都沒有改變。我以為你真的沒有知覺,以為你的心真的死了。我真的沒想到你對我會是那樣的在乎。 我看我沒有辦法勸你,就和你一起瘋,和你一起喝酒。最後我喝進了醫院,當我醒來的時候你坐在床邊,眼神不在是那樣的呆直,而是藏著許多憂鬱和愧疚。 “明知道自己有病,不可以喝酒,為什麼還那麼傻呢?” “我並不覺得我傻,在這半年裡,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你的聲音, 第一次感覺到你的溫度,不在是那麼冰冷。” “這麼做,值得嗎?” “我不知道值不值得,我只知道我必需這麼做。” 你沉默了,用你的手握著我的手,我感覺好溫暖。在你的眼神中藏著千言萬語,你沒有說出來,但我都知道,都理解。我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在那一個星期裡,你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我好感動,在那裡,我擁有了一生之中最快樂的時光。 在我生日那天,又下著雨。 我說我要在雨中漫步,你沒有言語,一直陪著我。最後我倆擁在一把傘下,感覺是那樣的溫暖,那樣的實在。一起看著雨滴從傘邊滑落,一起享受著這雨給我們帶來的美好回憶。 “我明天要離開這裡。”你看著天空說著。 我驚了一下,但在你的懷裡我感覺很安全。想要說什麼,但我始終沒有說出來。 “如果兩年以後你沒有嫁人,我回來一定要娶你。” 我又驚了一下,仍然沒有說出什麼。 “我不敢讓你等我,但我這次必需走,為了能讓你和我有一個好的未來。” 你說話的時候一直都沒有看著我,好像怕正視我的目光,怕我的眼神讓你不忍離去。到最後,我還是沒有說出任何挽留的話。 “我等你兩年,在兩年以後的今天一定還會下雨,我就站在這裡等你,一個人,不帶傘。”我也看著天空說著。 你一陣沉默,勝過所有言語,感覺你把我抱的更緊,更溫暖。 今天,我整整期待了兩年,整整730個黑夜和白天。 在這兩年裡一共下了137場雨,在雨中我被淋濕了無數次,淚也流了無數次。這一切的一切,只是為了今天這個約定。在思念裡煎熬,感覺幸福,痛苦,無奈 …… 今天果真如我說的那樣下著雨,我相信,今天也一定會如你說的那樣,你要回來,娶我。 雨還在下著,從頭髮,順著臉頰,滑落到腳下。 眼看著雨就要停了,眼看著天就要黑了,你還沒有來。但我的心並沒有因此而慌, 因為我感覺到你的氣息,那樣親切,熟悉,很近,很近。 ……雨沒有停,卻已經停止了對我的愛撫。身後傳來一陣壓力,很溫暖。 我聽到那心跳的聲音很平靜,我沒有回頭,感覺和兩年前一樣。 一切一切……